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史海鉤沉 >

丹江:八百里江流名天下

作者:胡希朝 發布日期:2019-11-25 16:16

    丹江,為長江一級支流漢江的支流,干流全長388公里,是漢江在秦嶺南坡最大的一條支流。發源于陜西省商洛市西北部秦嶺主脊的鳳凰山東南側,流經陜西、河南、湖北三省,在湖北境內,丹江干流舊稱均水。
  丹江,因傳說堯的長子丹朱死后葬于此地而得名。又一說是戰國時期秦趙的長平之戰后,秦軍坑殺趙國降卒45萬人,史載當時“血流淙淙有聲,楊谷之水皆變為丹,至今號為丹水”。還有另一說法,相傳因產“得者多壽”之“丹魚”而得名。北魏酈道元《水經注·丹水》:“水(丹水)出丹魚,先夏至十日,夜伺之,魚浮水側,赤光上照如火,網取之,割其血以涂足,可以步行水上,長居淵中。”《述異記》:龍巢山下有丹水,水中有丹魚,欲捕其魚,伺魚之浮出水,有赤光如火,網取,割其血涂足,可涉水,如履平地。
  丹江,俗稱丹河,古稱丹水,亦稱丹淵、粉青江、黑河。較大的支流有銀花河、武關河、南秦河、板橋河、會峪河、滔河、老灌河、淇河、界河、石鼓河、白石河等。大致流向呈西北—東南向。明嘉靖年間編纂的《陜西通志》卷八中記載:李秀卿排列天下20條名水,丹江排名第15位。
春秋伊始的漕運
  因為人類很早便在丹江流域繁衍生息,其水運自古就很發達,據說丹江始航時間當在春秋之前,繁榮于魏晉,明清尤盛。據我國較早的地理書《禹貢》記載,荊州貢賦送冀州路線:“浮于江、沱、潛、漢,逾于洛至于黃河。”這一路線大致為自長江溯漢水而上,至湖北老河口入丹江,至商縣,陸行百里到盧氏,順洛水而下達黃河。由此可見,丹江為古水運重要的一段是不爭的事實。
  前秦時期,南京地區的黃金等貨物就依靠丹江水運被運到北方。漢代建都長安,關中地區的糧食需求量倍增,官方常常派人把從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征到的糧食運往關中,史稱“漕運”。漕運,就是官方在皇城與產糧地之間,利用水路押運公糧及貢品的過程。
  唐宋時,丹江水運一直很重要,唐代漕運《三省邊防備覽》卷五《水道》稱:丹江“為漢、唐時荊、揚漕運關中之一道”。歐陽修在《漕河議略》中建議皇帝“道丹、淅而入長安”。證實丹江為進出長安最重要的水上通道。到了明清時期,大的漕運幾乎都在荊紫關通過丹江向西北方運至龍駒寨(今陜西省丹鳳縣),再轉陸運至長安。
  清乾隆時期,政府還利用丹江航道運輸造幣用的原材料。當時,位于陜西的鑄造局在漢口等地采購了用來鑄錢的銀和鉛,就會沿著丹江水道抵達龍駒寨后再分至各個鑄錢地。
  1900年,八國聯軍攻占北京,慈禧太后偕光緒帝逃到了西安。雖然落荒而逃,但仍然耍著皇家派頭,在奢靡中大享其樂。各省督撫按她的要求紛紛將運往京城的糧餉等物資轉運西安,南方來的物資皆由老河口入丹江,送達龍駒寨,隨后經陸路抵達西安,以供慈禧等人享用。除了官運,民間商賈的貨物也都借道丹江進行運送。
  與陸運相比,水運成本低,所以商人們靠丹江獲得了巨大利潤,在巨額利潤刺激下,丹江貨運越來越頻繁。但是,到了民國初期,丹江的部分河道淤塞,航路沒以前通暢了。但是,由于當時軍閥混戰,陸路交通受阻,民間商旅經商時仍然靠丹江航運。
  其中,水運的核桃、油漆、木耳等貨物,經龍駒寨運往襄陽、漢口,這里的布匹、火柴、紅白糖、麻、煙草等貨物,再由丹江運回龍駒寨。另外,自山西、潼關陸運至龍駒寨的棉花、鹽等貨物也轉運到丹江、漢江沿岸的各地進行銷售。
  龍駒寨,是水旱碼頭,“午夜有可求之市,雞鳴多未寢之人”是當時的真實寫照。歷史上其不僅是水旱碼頭交通要沖,而且是軍事要塞,被稱為“陜南屏障”“三秦要津”“武關西陜東南第二門戶”。商賈云集、富甲一方的龍駒寨古鎮正街當年分布著數百家騾馬店、駱駝場、銀錢鋪、發貨行等店鋪,留存至今有名的還有古鎮上的船幫、鹽幫、青器幫、馬幫等會館古建筑群。其中最為著名的數位于丹江北岸的船幫會館,當地人稱花廟,又稱明王宮、平浪宮,是船工集資興建的業緣性會館,會館坐北朝南,有戲樓、拜殿、正殿、廂房等20多間。戲臺高大精美,上面寫著“秦鏡樓”三字牌匾,其下懸掛“和聲鳴盛”牌匾。清代,政府于龍駒寨設百貨厘金總局,征收過境商稅百貨榷厘,每年約收15萬兩,當時“居全陜之冠”。
  丹江水運的兩個重要的碼頭——陜西龍駒寨和河南荊紫關都建有平浪宮,是祭祀丹江水運保護神楊泗將軍的。塑像形貌是位少年神將,豐神俊朗,他7歲那年斬殺了在黑河里興風作浪、打翻船只的黑龍王,卻被潛伏在水底黑龍王寵愛的美人魚冷箭射死。為紀念楊泗將軍,漁民船工集資為他蓋了平浪宮,塑了神像,像兩側對聯為“造就七歲神童子,威鎮九江平浪宮”。
  每年農歷六月初六,平浪宮會搞盛大祭祀與三天廟會。廟會期間,船工、船商、香客都要上廟祭祀,還愿的船工、船商,燒著高香,將整豬整羊敬獻在楊泗將軍神像前,以示感謝。奇特的祭俗與傳說,顯示了船工對水及水神的敬畏之情。
  世易時移,現如今龍駒寨和荊紫關等丹江及漢水流域關于楊泗祭俗發生了很大變化,很多儀式都消失了。只是有廟會還唱三天大戲,鼓樓上還有說拉彈唱的,但商品買賣行為更多了。
一座古城的沉默
  均州古城,是一座淹沒于丹江口水庫下的歷史名城,是古均州、均縣的治所,始建于戰國。北有漢(江),南有(丹)江,地處江漢之間,襄陽府西北。《續均州志卷之四》記載:“州城,東北襟帶漢水,南屏武當,西枕黃峰,關門諸山。城小而固,亦襄陽上游屏障也。”漢光武帝建武四年(公元28年)延岑筑為土城,經歷代修葺,仍為土城墻。到了明代,在“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的國策下,明洪武五年(1372年),千戶李春在城西外西崗上建造窯場,大肆燒制城磚,修筑外包城磚的城墻。史載:均州古城墻全部采用每塊重15公斤的青磚墊砌而成,南、西、北三面各鑿一丈五寬護城河,城門均設有木制防洪水閘門,以及60噸重的石頭門檻,城墻周長3600多米,高約8.5米,上闊4米多,下闊(以南門、東門度之)20多米。雉堞790個城墻之上各設炮臺5座。城門有四:東曰:“宗海”,俗稱大東門;西曰:“夕照”;南曰:“望岳”,俗稱南門;北曰:“拱辰”,拱辰門與眾不同,是里外兩重城,即城門外又圍筑與城墻同等高的雙面城磚墻。上闊4米,下闊5米,也有同規格的城門。內有長寬各6丈多的場地,是用來防劫案而修筑的刑場。
  這4座城門上均設置重檐歇山城樓,亦稱“戰樓”,后來僅存南門和東門城樓。城樓雕梁畫棟,飛檐碧瓦,異常堅固,有“鐵打的均州”之稱。當年,唐太宗長孫皇后的次子李秦受封為順陽王,徙居均州之鄖鄉縣,唐中宗李顯第一次被廢后,就被武則天下令軟禁于均州。
  東城墻外即沿江道,過沿江道即下堤到漢水。明永樂年間為方便居民到漢江排生活用水,又增設二門,宗海門上為上水門,亦稱“平安門”。下曰下水門,亦稱小東門。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石板灘官紳捐資在南城墻上偏東創建魁星樓,六角形,三重飛檐,高約12米,與龍山寶塔遙相對應。意為興均州文風,供奉主神是魁星點斗造像。
  均州城南西北三面距磚墻5丈多是護城河,寬10米,西護城河和北護城河均淤積無存。只有南護城河完整如初,出口在漢水。望岳門外護城河上設有木制吊橋,接道南關街,平時橋可通行,有兵匪之患可吊起,起防御作用。
  城內和城外南北總長約3公里,東西寬0.7~1公里,占地面積約3平方公里。城內城外街道幾乎都南北、東西排列有序,只有城外的金家巷是一條斜巷。為防水患和地震,均州城民宅一般都是兩層木樓,又用青磚墻把房屋圍起來,即均州建房是先把木結構屋架制安竣工后才砌墻。故均州自古就有“墻倒屋不塌”之說。為了防火災,每戶房屋山墻高出屋面數尺,亦稱封火山,墀頭蓋上與屋面相同的青瓦,墀頭上畫各種吉祥畫面,裝飾得古色古香,是古均州城典型的一種建筑風格。
  城內街道縱橫,貫穿南北有5條,貫穿東西有7條。靜樂宮居均州城內北部,占地2萬多平方米,占均州城的八分之一,坐北朝南。其規模要遠遠超過玉虛宮和紫霄宮。靜樂宮是在明代永樂皇帝的“南修武當、北建故宮”的國策下創建的。
  古均州有著名的八景,即:龍山煙雨、滄浪綠水、槐蔭古渡、方山晴雪、黃峰晚翠、雁落蓮池、東樓望月、天柱曉晴。
  龍山煙雨,就是現在龍山嘴的文筆塔,雨后初晴,塔附近云霧繚繞,十分美麗。雨霧把文筆塔遮蓋住后,人們就知道要下雨了。
  滄浪綠水,就是龍山嘴對面的山峰,在庫區蓄水前,這里山峰比較陡峭,在陡峭的巖壁上建有一座亭,亭下面的漢江水從此流過,常年青綠,許多文人墨客常在這里吟詩作畫。孔子曾帶領弟子在此游學,巖壁上刻有“孺子歌處”。
  槐蔭古渡,就是現在習家店的行陡坡,現在也被淹在水下面。原來這里有一古渡口,渡口邊長有一棵古槐樹,十分高大,在太陽照射下,可以把槐樹影子送到對面的岸邊。
  方山晴雪,也在習家店境內,每當冬季大雪后,其他地方雪都融化,唯獨這里久久不化,堪稱一大奇觀。
  黃峰晚翠,在關門巖的陳家溝,據說每當太陽落山時,這棵古柏在夕陽照射下格外翠綠。
  雁落蓮池,也在關門巖,即現在的金陂漁場,過去這里藕塘連片。藕質很好,熟后食之無渣。秋冬季大雁南飛時這里是它們的棲息之地。一到晚上成百上千只大雁落入蓮池之中,景象十分壯觀。
  東樓望月,在老均州城東城門樓,現在水底。過去人們常在此賞月,觀看天空的月亮,聽滔滔不絕的漢水之聲。
  天柱曉晴,即武當山天柱峰,當人們在均州城站在南城門樓遠眺武當山頂,天柱峰盡收眼底,特別是晴天黎明,大地一片漆黑,唯天柱峰清晰可見,一柱擎天的雄姿歷歷在目,是因為太陽光已照射在峰巔的金頂上。霞光四射,故曰“天柱曉晴”。
  古均州城于1958年開始拆遷,這里居民搬到了丹江口和宜城,只有少量文物遷至丹江口。1968年11月,丹江口水庫蓄水,把這座古城淹沒水底。
文人騷客的詠嘆
  丹江流域是中原文化和其他文化交融之處,引得無數文人墨客為之吟詩作賦。
  滄浪歌早在春秋時期已傳唱,在原古均州城附近的滄浪亭“孺子歌處”,孔子孟子都提到它了。孟子曰:“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聽之!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自取之也’。”
  春秋戰國時,楚國大夫屈原流放之時,游經滄浪水,遇漁父問溲,頗為傷感,漁父唱了首《滄浪歌》啟發屈原如何面對現實,傳為歷史佳話。這首《滄浪歌》被《楚辭》收錄。
  唐李白蕩舟丹江上游仙娥溪后道:“橫天聳翠壁,噴壑鳴紅泉。尋幽殊未歇,愛此春光發。”唐白居易泛舟丹江寫下了:“我為東南行,始登商山道。商山無數峰,最愛仙娥好。”“溪傍饒名花,石上有好月……明發首東路,此歡焉可忘。”唐杜牧漂流丹江后寫《丹水》:“何事苦縈回,離腸不自裁。恨身隨夢去,春態逐云來。沉定藍光徹,喧盤粉浪開。翠巖三百尺,誰作子陵臺。”
  宋代詩人王禹偁一生宦海浮沉,宋太宗淳化二年(991年)左遷至商州,任團練副使。在商州任上的550天里,王禹偁共留下了220多篇詩文。他在丹江邊寫下了傳世名篇《村行》:“馬穿山徑菊初黃,信馬悠悠野興長。萬壑有聲含晚籟,數峰無語立斜陽。棠梨葉落胭脂色,蕎麥花開白雪香。何事吟余忽惆悵,村橋原樹似吾鄉。”王禹偁寫丹江的詩文最多,還有一首《丹水》較為出名:“瑟瑟復潺潺,朝宗去不還。和云歸漢浦,噴雪下商山。……貳車時濯足,來伴釣翁閑。”
  明代徐霞客北謁太華之后,南朝武當,即由洛南縣經老君峪,自龍駒寨起航,漂流了龍駒寨以下的丹江全程。他在日記中這樣描寫丹江漂流之美景:“時浮云已盡,麗日乘空,山嵐重疊競秀,怒流送舟,兩岸濃桃艷李,泛光欲舞,出坐船頭,不覺仙也!” ■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水與中國雜志 編輯:李楠
乐彩赢江苏快3单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