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深度觀察 >

「調查」海寧污水罐倒塌致9死事故:擁擠的致命隱患

作者: 發布日期:2019-12-10 11:06

  巨大的81號污水罐毫無征兆地倒了。

  趕來救援的人們看到,黑泥從污水罐的裂口涌出,向四周蔓延,沖倒了廠房的院墻。災難已至,黑泥、斷壁,掩埋了廠內尚未反應過來的人們。

  2019年12月3日下午5點17分,浙江省海寧市許村鎮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龍洲印染”)處理污水所使用的厭氧罐發生坍塌,造成9人死亡,4人重傷。

  這是中國公開報道的第二起污水罐倒塌事故。2013年12月17日,云南普洱曼老江農業開發有限公司位于思茅區倚象鎮納吉村的廠部發生厭氧罐垮塌,造成5人死亡,4人受傷。

  事故原因目前尚在調查中。界面新聞現場調查發現,涉事企業龍洲印染污水處理廠依傍張家浜河,東側為一條主街道,北側是蕩灣村村集體建設的三處工廠廠房,南側是居民區。它與周邊建筑的距離均不超過3米。越來越多的建筑在其周圍拔地而起,這片臨河的土地愈發擁擠。可以推斷,污水罐在傾倒時,北側建筑被波及是不可避免的。

  至暗時刻

  “之前曾有人提醒過他,立那么大個罐子,遲早是要出問題的。”許村鎮一家印染企業的老板周春燕(化名)說。

  周春燕口中的“他”就是指事故中肇事污水罐(厭氧罐)的所有者,龍洲印染的實際控制人兼法人代表俞炳良。因是紹興人,他也被當地人稱為“紹興師爺”。

  擁有9個印染車間,占地面積88000平方米,固定資產2.8億元的龍洲印染是許村鎮最大的印染企業,年銷售額達3億元。

  “在當地,所有的印染廠都是建一個污水處理池來儲存和凈化廢水的。唯獨他在7年前立了一個這么大的罐子。有人提醒過他,罐子立得太高不安全。但是他沒聽。因為立一個罐子需要的土地面積少,能省下不少的錢。”周春燕回憶。

  資料顯示,龍洲印染的前身為許村印染總廠,創辦于1983年,原本是一家鎮辦集體企業。1997年6月,18歲就從事印染行業的紹興人俞炳良闖入海寧,通過購買土地的形式將其轉制民營企業,注冊資金1468萬。他本人擔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許村鎮這片原屬集體所有的土地被龍洲印染收購后,部分村民以工人的形式進入該廠工作。

  兩年后,龍洲印染又以每畝1萬7千元的價格,從蕩灣村8戶村民的手中,購買了張家浜河東側的一片土地,用作建設污水處理廠。

  龍洲印染成立那年,蕩灣村村民胡為林(化名)正式從一名農民轉型成為一名印染工廠工人,負責在龍洲印染廠內稱配染色原料,后又轉崗到龍洲印染的污水處理廠工作。

  “污水處理廠一共有6名職工,每3個人一組。每天中午12點到晚上12點上班。我上崗后就開始調制凈化污水需要的制劑。調配好后加注到厭氧罐里,然后每天還要清理一次罐子底部的污泥。”他表示。

  因為身體不適,胡為林在事發當日并未到污水處理廠上班,躲過一劫。同期在崗的兩位同事,因為事發時在廠區東側作業,僥幸逃生。

  多位救援者目睹了事發過程。“突然聽到一聲悶響,地震一樣的搖動。我跑出來一看,河道里涌上了黑黢黢的水,惡臭無比,像黑色的海嘯一樣。”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界面新聞在現場看到,張家浜河堤岸的一畦菜地上仍保留有黑色的污漬。通過這些污漬判斷,污水最高水位比正常水位高出近2米。

  視頻顯示,81號罐體在向西側傾倒時,與北側的一處廠房和南側的48號罐均發生碰撞。北側的廠房一樓墻體被砸開了一個“大洞”,南側直徑15米的48號罐體中段發生變形“鼓包”。

  “儲存污水的罐子總高度有30米。里面儲存了超過了1萬立方米的工業廢水。”胡為林透露,“倒塌的罐子是廠里最老的一個,后面污水廠里又陸陸續續立了其他處理罐。

  從現場來看,傾倒的罐體水泥基地保存完整,罐體有銹蝕痕跡。攝影:楊舒鴻吉壁厚約3公分的鋼制厭氧罐,是污水凈化處理的巨型反應容器。

  胡為林說:“每天從龍洲印染廠里排放的廢水有7000多噸,我們要配約1噸的藥劑去凈化。藥劑PH值要穩定在3.4-4之間。因為廠里出來的廢水PH值數字要比這個高很多。只有在這個數字區間,藥品才能讓污水在6個小時內達到符合排放的標準,并最終排入市政的污水管道。”

  凈化工業廢水的同時,胡為林每天還要和同事一道,爬上30米高的厭氧罐,抽取罐里的污泥,將其壓成泥磚后焚燒處理。

  污水罐倒塌產生的沖擊波,還將河道西側的一根直徑近1米的蒸汽管道“轟”出了20米的距離,并造成附近的民居斷電。

  新婚夫婦罹難

  事發后48小時,倒塌的81號厭氧罐罐體殘骸仍橫亙在張家浜河道上。水質已較事發當天清澈了不少,臭味減淡,但河道中仍漂浮著大量雜物。

  但逝者已矣。死亡的9人均是在北側的廠房中被發現的。

  “如果那批貨早點搬完,我的外甥和外甥女婿就不至于遇難。”死者陳秋雨(化名)的舅舅告訴界面新聞,死者年僅27歲,懷有5個月的身孕,她和新婚丈夫一同在事故現場罹難。

  他透露,陳秋雨是多彩紡織廠的老板娘。1年前,因為村里拆除違章建筑,她與家人開辦的家庭紡織廠被關停。隨后,兩人租下離污水廠一墻之隔的廠房繼續生意。

  海寧的經濟結構中,皮革、精編和家紡是“三駕馬車”:全國最負盛名的皮革產業、全國最強的經編產業、全國規模最大的家紡裝飾布產業匯聚于此。

  1980年代末,借改革開放的春潮,海寧許村鎮憑借“一匹布”發跡。資料顯示,1992年,許村被面裝飾布市場建成,成為海寧家紡市場的發端。1996年,全鎮家紡企業共6732家,紡織機達13676臺,被譽為“全國最大的家紡布藝產銷基地”。2001年,在新落成的海寧中國家紡裝飾城,許村舉辦了首屆海峽兩岸紡織品研討會暨海寧·中國家用紡織品博覽會。2003年,在許村鎮舉辦的中國國際家用紡織品創意設計大賽,成為國內第一個家紡設計類大賽。

  官方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數據顯示,許村鎮工業實現產值75.26億元,同比增長10.5%;紡織行業產值47.78億元,同比增長9.7%。

  “家家織機響,戶戶織布忙。”正是許村鎮的真實寫照。不少家紡企業都是從家中的一臺織布機起步,將生意做向了全球。

  陳秋雨一家仰仗經營家庭紡織廠使得如今的生活頗為富足。親屬告訴界面新聞,其家里的紡織生意已經做了10多年。“最近幾年,家里還在自家樓房后面搭建了兩排平房,添置了多臺新機器,準備壯大家族生意。”

  “我們廠平時有6個人,每天早上8點到下午5點開工。當天因為一批貨趕著出廠,夫妻兩人就去廠里幫忙。結果好巧不巧趕上了。”陳秋雨的舅舅是首批趕赴現場救人的群眾之一。

  經過救援,多彩紡織廠內的6人陸續被找到,4死2傷。遇難的還有廠里雇傭的兩名男員工。

  在同一層廠房內,明瑞打卷廠的4個員工也未能幸免,另有一名重傷員面臨截肢。

  擁擠的土地

  9死4傷的悲劇背后,災難本可避免?

  資料顯示,海寧市全市共有45家印染企業,2018年的總產值達到了74億元人民幣,是目前國內乃至全球印染企業最為集中的地區。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近20年來,海寧市的印染行業在環保治理方面經歷了兩輪升級。

  2007年,浙江省政府發文《浙江省污染源在線監測監控系統建設驗收和運行管理實施方案》,要求在2007年11月底前完成全省1452家(新建、改建)重點污染源的在線監控系統建設工作,建立重點污染源自動在線監控中心平臺,并完成省、市、縣三級聯網,實現信息共享,加快推進污染物減排三大體系能力建設,確保污染減排指標任務。

  在此期間,海寧市所有印染企業均按要求安裝排污監控設備,并納入浙江省環保部門管理。其中,龍洲印染排污指標監控項目由浙江創源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維護、監控。

  在納入環保監控之后,2012年,國家環保部發布了新的紡織印染(毛紡)行業水污染物排放標準,將接管廢水中 COD濃度限值由500mg/L提高到200mg/L。

  為求達標,“海寧市的大大小小的印染廠陸續進行了技術改造。”這名人士稱。

  在此期間,龍洲印染斥資5500萬元人民幣,引入厭氧罐處理污水的工藝。同一時期,海寧其余的印染工廠則將改造重點放在在污水池的升級上面。

  這一差異,或與改造空間受限有關。

  從地形上看,龍洲印染污水處理廠依傍張家浜河,東側為一條主街道,北側是蕩灣村村集體建設的三處工廠廠房,南側是居民區。

  界面新聞在現場看到,龍洲印染與周邊建筑的距離均不超過3米。越來越多的建筑在其周圍拔地而起,這片臨河的土地愈發擁擠。可以推斷,污水罐在傾倒時,北側建筑被波及是不可避免的。

  “污水處理池和厭氧罐,不存在誰高級誰低級,因為最終大家排放的水是符合標準的就行。我們廠使用的污水處理池通過物理和微生物的雙重作用,凈化的污水也是達標的。”周春燕對于龍洲印染巨資添置厭氧罐表示不解。

  “龍洲印染廠一年排放的污水達到150萬噸,產品線復雜,因此工業廢水的成分和處理需求肯定和其他工廠不同。”當地的業內人士分析。

  實際上,這輪巨資改造污水處理設備還曾收到國家與浙江省的嘉獎。

  據國家發改委官網《關于京津冀及重點地區污染治理工程2017年中央預算內投資計劃(第二批)浙江省分解計劃公示》顯示,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污水處理站綜合提升及鍋爐脫硫、脫硝技術改造項目,曾獲中央預算內資金850萬元。

  2017年,16個項目納入浙江省循環經濟“991”項目實施計劃,龍洲印染等5個項目共獲得循環經濟專項資金1795萬元。

    但界面新聞同時注意到,在2017、2018年間,龍洲印染接連因排污不達標,受到環保部門的行政處罰。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界面新聞 編輯:李楠
乐彩赢江苏快3单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