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江河之子 >

黃河最后一個哨所里的年輕人:安瀾入海,我守尾站

作者:張九龍 張園園 發布日期:2020-01-13 10:46

  九曲黃河,山東入海;河海安瀾,國泰民安。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為山東“走在前列、全面開創”提供了歷史性機遇。臨黃河而知中華,走基層而見擔當,齊魯晚報·齊魯壹點推出“徒步黃河”大型融媒報道,錘煉踐行“四力”,講好黃河故事,記錄在“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偉大事業中的山東作為。

  江北水城,活力聊城。煙波浩渺的東昌湖是引蓄黃河水而成,歷經滄桑的光岳樓閱盡岳色濤聲。聊城雜技、柳林花鼓、金氏古箏、臨清舞龍燈、八角鼓等非遺技藝驚艷世人,東阿阿膠、冠縣鴨梨、高唐驢肉等美食香飄四海,艾山卡口、曹植墓、張秋古渡等遺跡見證黃河風云。

  黃河是聊城經濟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命脈,每年提供8億多立方米的水源補給,灌溉全市540多萬畝農田,成就了“江北水城”的城市品牌。近年來,聊城市認真踐行“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理念,持續推進沿黃水生態建設,形成了獨具特色的黃河百里生態長廊,成為全國少有、山東首個平原國家森林城市,黃河東阿段創建為國家級水利風景區和國家級森林公園。

  河務部門的一個個管理段所,24小時守護著黃河安全。在黃河尾閭,有一群退役士兵,堅守著黃河最后一個“哨所”;有一群年輕的“85后”,把別人享受生活的時光,用在了“枯燥”的事業上。“黃一代”“黃二代”“黃三代”,不變的,是送黃河安瀾入海的信念。

  “我守黃河尾”

  周海波到護林管理段七年半了。這些年,即便是非汛期,每個月他也有15天要住在段上,進行安全值班。他所在的護林管理段,是黃河河務局在黃河右岸的最后一個管理段,九曲黃河繼續前行,就會奔流入海。

  這個管理段現有職工11人,除了負責78公里多的堤防日常養護管理外,還要對轄區內2處險工、4處控導進行管理,并對1座浮橋進行監管。人少,堤防戰線長,幾乎是所有河務部門一線段所的縮影。

  11名職工里,7人是退役士兵。作為護林管理段的副段長、“老大哥”,周海波常對年輕人說:“護林管理段就好比是個‘哨所’,退伍不能褪色,在這里,我們要守好黃河最后一個‘哨所’,為黃河站好最后一班崗。”

  管理段的常規工作是巡視河道,即便是在科技發達的今天,儀器仍然無法取代肉眼觀察。“汛期大水過境期間,每天要巡查兩次,人員分成兩組,要步行15公里。”每到巡河的日子,周海波和同事們一天步數能達到35000步。

  每到汛期,護林管理段的職工們就會住進大堤上臨時搭建的帳篷里,24小時不間斷地守護黃河,隨時報告。

  2019年9月,一場大洪水過境,護林管理段每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天晚上9點多,護林管理段接群眾電話,說轄區一處生產堤疑似發生決口。周海波立即組織人員趕往事發地點。黃河大堤不比其他地方,趕上風雨交加時,一片泥濘,汽車根本無法通行。一行人就靠著兩條腿,耗時近1小時,步行9公里,好不容易走到“決口”處。好在經過仔細勘測,險情只是虛驚一場。

  對護林管理段的工作人員來說,工作遠不止堤防日常養護、工程管理。“針對非法開荒、放羊、侵占大堤、非法拉土等行為,也要及時制止。”周海波說,“黃河人”只有守好黃河,老百姓的日子才能過得安穩。

  年輕土地上的年輕人

  經過一座浮橋,再沿著黃河大堤前行,終于從護理管理段來到河對岸的孤島(西河口)管理段。孤島,名副其實。這里是黃河左岸最下游的一個管理段,踩在腳下的,是一片黃河淤積而成的共和國年輕的土地。守在這里的,有幾個年輕人。

  張亮亮,1987年生,2010年來到孤島(西河口)管理段工作。張亮亮生在孤島,長在孤島,父親退休前也在黃河河務部門工作。

  王彬彬比張亮亮小一歲。2019年7月初,黃河水流量增大,年輕的王彬彬和張亮亮被派駐八連控導,進行24小時晝夜駐守,每兩個小時觀測一次水位,每天至少進行兩次工情巡查。

  按規定,堤坡上的雜草不能過多,否則會影響水情觀測和汛期安全,每年夏天打草就成了“黃河人”的家常便飯。張亮亮說,一臺打草機有20多公斤,從早到晚,除了吃飯都得背在身上。“盡管全副武裝,一天下來,被蚊子咬一二十個包很正常。”

  王誠1989年生人,曾是一名國際經濟貿易專業的大學生,祖父、父親都是“黃河人”,他是孤島(西河口)管理段唯一的“黃三代”。

  2019年7月,他響應省局號召,放棄在機關坐辦公室的機會,主動報名到一線段所鍛煉。王誠從小就跟著祖父、父親巡查大堤,對河務工作如數家珍,可真正從事這份工作,他直言這是“挺辛苦的工作”。“可黃河是我家,我有責任接過擔子,繼續守好黃河。”王誠說。

  守險房成了群眾庇護所

  2019年8月11日,受超強臺風“利奇馬”影響,東營黃河尾閭狂風肆虐、連降大到暴雨,黃河洪水流量也達到每秒3890立方米,黃河河務部門的工作人員全都繃緊了弦。

  這天晚上7點多,風雨中,一輛黑色汽車突然駛入河口黃河河務局八連控導守險房院內,車上下來4人。當時,王誠正在八連控導守險,他連忙詢問情況,來的是2名黃河口鎮政府工作人員和2名因臺風受困的灘區群眾。

  鎮政府工作人員告訴他,這兩名受困群眾,生活在黃河灘區,平時以放牧為生,都已70多歲。臺風來臨后,他們屋頂上的瓦片被吹走,人身安全受到嚴重威脅。老人的子女在外地,打電話給鎮政府,希望幫助其父母。最好的法子當然是把老人送到河南岸的安全地帶。“但當時臺風來了,黃河浮橋已拆除,無奈,鎮政府工作人員驅車來到相對安全的控導守險房,尋求救助。”王誠回憶。

  駐守的王誠和劉峰急忙向上級匯報,在守險房內騰出兩間屋,并將有限的飲用水和食物分給老人。此后,又有兩名受困群眾被送到守險房,得到救助。

  “沒想到,剛升級的守險房就派上了大用處。”王彬彬深有感觸。

  2018年汛期,王彬彬曾在八連控導守險房里待了2個月。“當時條件很艱苦,喝水只能從黃河里打水,沉淀后再飲用。”2019年,河口河務局專門對守險房進行了提升改造。新購置了太陽能發電設施,屋內也安裝了風扇。坐落于黃河防汛第一線的守險房,不僅防凌防汛、守護黃河,而且成了危難時刻的庇護所。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齊魯晚報 編輯:李楠
乐彩赢江苏快3单双玩法